北京仍有“天价过道”在售:13.7平方米售价120万

  北京晨报6月27日消息,北京晨报6月22日报道了西城区大耳胡同一条约10平方米的过道售价150万元,中介表示此过道具备房产证,可办理落户。报道刊出后引发社会热议,西城区政府表示,今后房屋中介不得参与“无居住功能”的房屋经纪业务,不得以“学区房”为卖点发布房源信息。记者昨日回访得知,大耳胡同的房源信息已被撤下,前门附近的房屋中介公司也表示无过道出售。而部分在售过道的中介也改口称,“只能买卖,不保证能落户上学。”

  “天价过道”销声匿迹

  本报关于过道售价150万元的报道刊出后,西城区迅速做出反应,相关部门表示已约谈了发布房源信息的涉事房地产经纪公司,要求该公司立即下架该处房源信息。今后房屋中介不得参与“无居住功能”的房屋经纪业务,不得以“学区房”为卖点发布房源信息。

  北京晨报记者昨日回访西城区大耳胡同29号,住在大耳胡同的陈先生说,“前两天,有街道的工作人员带人过来考察,后来中介销售跟我们院里的人说,过道不让卖了。”记者通过查询发现,此前该过道的出售信息已被撤下,也搜不到大耳胡同内其他过道房源。

  记者随后以购房者的身份到前门附近的几家房产中介公司咨询,称想求购一条过道,销售人员直言,“之前大栅栏附近的门道房大概有两条,椿树、天桥学区的过道房也有六七条,但前几天领导都要求撤了,之后还挂不挂不好说。”

  中介明说不保证落户

  记者通过网络查询还发现,仍有其他平房过道在售。记者来到东城区景山附近的房产中介公司,一说起要买过道,销售人员先是支支吾吾,后来才推荐了黄化门街4号院内的一条过道,“13.7平方米,售价120万”。

  记者随后到实地探访发现,这里与大耳胡同过道类似,看房期间,销售人员多次劝说记者放弃购买过道,坦言虽然该过道属于黑芝麻分校的学区房范围,但只能保证有房产证可合法买卖,但不保证落户。之后,记者向另一家正在出售西城区中毛家湾内过道的中介咨询,销售人员也劝道,“您要实在想买,我们肯定得做生意,不过也得提醒您,最近对过道的使用权严查,而且学区房划片也时常调整,买过道不太保险。”

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三审 叫停随意放生

新京报快讯(记者王姝)今天,全国人大常委会三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其中明确提出: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随意放生造成损害拟追责

今年以来,一些地区接连发生违规放生事件。今年4月初,怀柔汤河口镇山林里发现数百只狐狸和貉,咬死大量家禽,怀柔森林公安处确认这些狐貉系人为放生;还有人在泰山大量放生松鼠,导致松鼠繁殖成灾,造成当地核桃减产一半以上。

上述违规放生现象引起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关注。两月前,全国人大常委会二审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时,如何对放生作出规范成为一个讨论焦点。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孙宝树提出:目前受传统习俗和宗教文化的影响,各种野外放生行为和活动屡见不鲜;这种放生活动缺乏科学指导和有效监管,放生物种既有外来物种也有本土物种,容易造成生态环境破坏以及人民生命健康和财产的损失。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闫小培也认为,放生是一项专业性工作,应该由野生动物保护专业机构实施,并且对放生的生态影响进行评估。

三审稿采纳了上述建议,增加了两个跟“放生”有关的规定。

其一,明确了有关部门应该组织开展放生活动,“省级以上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可以根据保护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需要,组织开展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放归野外环境工作”。

其二是随意放生追责条款,“任何单位和个人将野生动物放生至野外环境,应当选择适合放生地野外生存的当地物种,不得干扰当地居民的正常生活、生产,避免对生态系统造成危害。随意放生野生动物,造成他人人身、财产损害或者危害生态系统的,依法承担法律责任”。

“规范野生动物资源利用”表述被删除

野生动物资源的利用问题也是二审的焦点之一。二审稿第一条规定:“为了保护野生动物,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规范野生动物资源利用,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制定本法”。

对此,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闫小培提出,草案总则第一条是野生动物保护法的立法目的,“在立法目的中加入野生动物的利用,很容易使公众误解为保护是为了利用,并且保护和利用同时出现在一条中存在一定的不和谐”。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傅莹等也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的重点是要保护野生动物,而“利用野生动物资源”本身与“保护”相悖。

三审稿采纳了上述建议,删除了草案第一条中的“规范野生动物资源利用”表述。

同时,二审稿中的“国家对野生动物实行保护优先、合理利用、严格监管的原则”,“合理利用”四字也改成了“规范利用”。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负责人表示,这一修改体现在保护优先的前提下,对野生动物利用进行严格规范和监管。

中国有望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最低年龄调至6岁

【我国有望将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最低年龄从10岁下调至6岁】随着经济社会发展,民法总则草案将现行民法通则中具有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的最低年龄降至6岁。6岁以上孩子可以独立实施纯获利益的民事法律行为或与其年龄、智力相适应的民事法律行为,可以拿父母给的钱“打酱油”了。(崔清新、陈菲)

www.37.com_传奇霸业_通天西游—原始传奇—37游戏平台【唯一指定官方网站唯一发布】

【民法总则草案拟明确胎儿权益受保护】www.37.com_传奇霸业_通天西游—原始传奇—37游戏平台提请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的民法总则草案规定,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的保护,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民法总则草案的规定意味着,国家将从法律上扩大对胎儿权益的保护。(记者崔清新、杨维汉)

37传奇霸业战神结盟

作者:37游戏   时间:2016-06-22 14:44:00

  失落的战神被人类的英雄们找到,结成同盟共同抗击邪恶的魔族!在37《传奇霸业》中,战神是提升玩家战斗力,帮助玩家战胜强大BOSS的好助手,召唤战神,获得强力伙伴,轻松打怪练级,37《传奇霸业》传奇之路不再孤单!

37《传奇霸业》官方网站:http://mir.37.com/

图1 精美海报

在37《传奇霸业》中,玩家角色等级达到60级之后,点击主界面的“战神”图标,可以打开战神系统界面。在游戏中,战神分为天武战将、圣武战将、威武战狂、洪武战神、雄武战圣五个等级,等级越高的战神拥有更强的防御能力与更高的攻击属性。

图2 战神系统

面对强大的敌人,再勇猛的英雄都会心生胆怯,而战神则会帮助你对抗一切难关。37《传奇霸业》战神可以帮助玩家攻击怪物,加快打怪效率,但战神不参与PK活动,不攻击玩家。在37《传奇霸业》中,战神的获取并不困难,玩家第一天登陆,即可自动激活第一级战神天武战将,此后每登陆一天,均可激活高一级的战神。VIP玩家可以提前激活最高阶的雄武战圣,获得强力伙伴协助战斗。

图3 战神出战

37《传奇霸业》中,玩家60级之前,练级过程当中均可享受战神的保护,60级之后需自行召唤战神。战神可随时召唤,召唤战神需要消耗召唤次数。每天在线均可获得召唤次数奖励。玩家一次只能召唤一位战神协助战斗,且60级之后,游戏角色如果掉线、死亡,当前所拥有的战神均会消失,需要重新召唤,一定要珍惜召唤的战神伙伴哦!

  图4 高级战神

山西进入“梅雨季节” 未来10天会有很多雨

前几天,我省的天气就让人们捉摸不透,6月26日,据省气象台发布消息,预计未来十天我省还将有3次明显降水天气过程,分别出现在26-28日、30—7月1日、4日前后。由于夏季雷阵雨降雨量往往分布极不均匀,专家提醒外出的市民出门应注意防雷避雨。

具体预报,27日:全省多云,大同、忻州东部、阳泉、晋中东山等地的局部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

28日:全省多云,西部局部和东部大部分地区有分布不均的阵雨或雷阵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临汾、运城等地的部分县市有35℃以上的高温天气,个别县市最高气温可超过37℃。

29日:全省晴天间多云,东部局部有阵雨或雷阵雨。

30日:全省多云转阴天,大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中南部部分地区有中雨,局部大到暴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

7月1日:全省阴天转多云,大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南部部分地区有中雨,局部大雨,并伴有雷暴大风、短时强降水等强对流天气。

7月2日:北中部多云,南部阴天间多云,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天气。

7月4日前后:受短波槽和副热带高压影响,全省还将有一次降雨天气过程。

未来三天,太原也是以阵雨天气为主,27日白天:多云,有分布不均的阵雨或雷阵雨,局部伴有雷暴大风等强对流天气,最高温度:31℃,相对湿度:20%。27日夜间到28日白天:多云间晴天,部分地区有阵雨或雷阵雨,3级南风,气温:17~32℃。28日夜间到29日白天:多云转晴天,3级南风,气温:16~34℃。

刑警侦办诈骗案反成被告 嫌犯被异地政法部门释放

6月26日,河北省邯郸县公安局两名刑警走出了看守所。他们已失去自由两年零五个月,在第三次一审判决之前,他们获得取保候审。

此前,他们侦办一宗诈骗案,嫌犯最终被异地政法部门释放,作为办案人的他们反而失去了自由。

河北省张家口市政法系统成为他们的转折点——邯郸县警方调查的诈骗案被张家口市宣化区公安分局、检察院接手,接手当天和次日,两名犯罪嫌疑人都被取保候审。紧接着,两名邯郸警察被采取强制措施,但执行者却是异地的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检察院;他们被送上被告席,但开庭的桥东区人民法院,当时并未获得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指定管辖。

这些略显特殊的异地介入,与河北省委政法委2013年11月的一份协调、督办通知有关。当年的河北省委政法委书记,是今年4月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的张越。有媒体报道称张越插手了此案,有河北政法人士也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陈述了这一点。但记者无法联系上张越核实。

2014年起,张家口市桥东区人民法院两次判决办案刑警犯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不过,张家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两次裁定发回重审,理由分别是“审判程序违法”“(部分)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今年5月底的第三次一审之后,新的判决结果备受关注。目前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

两诈骗案嫌犯自称花500万元运作项目

让邯郸县公安局刑警机动中队中队长刘延波和侦查员孙盟盟失去自由的,是他们2011年起侦办的一宗诈骗案。

邯郸县人民检察院2013年6月30日的起诉书显示,2008年6月,被告人杜某某、孙某某经人介绍认识了邯郸的一名赵姓商人,二人向其谎称孙某某曾是黑龙江省公安厅三处处长、国家安全部远东情报站站长,为厅局级干部,谎称能运作购买海南海钢集团全部贫矿石项目。

中国青年报记者了解到,杜某某原系邯郸市人大代表。来自政法系统的消息显示,孙某某原是某疗养院保安。

起诉书称,赵姓商人在二人诱骗下同意投资该项目,2008年7月,杜某某向该商人索要购买项目的前期运作费,赵于当月向杜某某转款150万元。

两个月后,杜、孙以某公司的名义与北京某事业单位签订协议,约定由该单位负责与海钢集团签订购买贫矿石项目。

事情随后起了波澜:按起诉书的说法,2009年1月,这家事业单位通知孙某某可与海钢集团签订合同,但孙某某以不能与该集团签订全部贫矿石合同为由拒绝出面。

此后,一部分贫矿石被另外3家公司“捷足先登”。也就是说,购买所有的贫矿石已不可能。

起诉书称,赵姓商人没有被如实告知以上情况,杜、孙则对其谎称,如不继续给资金,项目肯定跑不成,之前投入的资金也收不回。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取的一份判决书认定,杜某某、孙某某陆续向赵姓商人索要了526万元,然而,在新成立的公司开始运作后,赵姓商人听说孙某某、杜某某运作项目在北京某事业单位的实际支出仅为120万元。

2011年9月3日,赵姓商人向邯郸县公安局报案,称二人涉嫌诈骗其300余万元。

此时,在公司内部,赵姓商人持股52.2%,孙某某、杜某某分别持股18%、10.2%。这家公司2009年12月与海钢集团签订了3年的购买贫矿石合同。这与原先的计划相差甚远。

2011年10月16日,邯郸县公安局决定立案侦查,并对杜某某、孙某某网上追逃。5天后,两人归案,10月28日,邯郸县公安局决定对二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2013年3月16日,邯郸县公安局对孙某某执行逮捕。起诉书显示,孙某某在索要的526万元中获得了235万元,自称131万元用于跑项目花费、104万元占为己有。

起诉书认定,孙某某伪造身份、隐瞒事实真相,诈骗赵姓商人104万元,涉嫌诈骗罪。此后,邯郸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孙某某案。

几经辗转,另案处理的杜某某同样被羁押于看守所。

外地办案单位当天接案、当天释放犯罪嫌疑人

如果邯郸县公安局继续侦办,杜某某案或将被移送审查起诉。

然而,河北省委政法委2013年11月10日的一封协调、督办通知,让这两起诈骗案迅速脱离邯郸政法系统的管辖。

这封发往邯郸市委政法委、张家口市委政法委、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河北省人民检察院、河北省公安厅的通知称,经河北省公安厅指定,杜某某案由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区分局管辖;经河北省法院、省检察院指定,孙某某案由宣化区人民法院、人民检察院管辖。

通知要求,前述单位要协调、督导有关政法部门于2013年11月12日前完成案件移交工作。也就是说,留给各方的协调时间只有两天。

此前,10月30日,河北省公安厅已经作出决定,由宣化区警方管辖杜某某案。至于孙某某案,同一天,河北省高院指定由宣化区法院审理,两天后,河北省人民检察院也要求邯郸县人民检察院将该案移送宣化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

一名了解内情的河北政法系统人士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11月12日,张家口市宣化区公安分局、检察院工作人员来到邯郸,“当晚,宣化公安在邯郸就把杜某某放了,办了取保候审手续”。参与案件移交的一名民警也向记者陈述了类似说法。

中国青年报记者获取的内部登记资料载明,杜某某的出所日期为11月12日23时45分,流向是宣化区公安分局。另一名经办人员的工作笔记显示,当天,邯郸县公安局将案卷移交。

“按正常的办案流程,宣化公安要先调查犯罪嫌疑人构不构成犯罪,案件应该经过刑警队、公安局法制部门、局长办公会。怎么局领导还在张家口,过来的人就在邯郸把犯罪嫌疑人放了?”前述政法人士表示不解,放人的时候,邯郸县公安局的案卷才刚刚移交,“一天之内,宣化公安肯定还没来得及阅卷”。

2016年6月26日,中国青年报记者电话联系了当时前往邯郸的一名宣化区警察。他表示,去接案是接受领导指令,其他细节不便透露。

孙某某则在次日被释放。《看守所释放证明书》载明,他的释放原因是“取保候审”,决定或批准单位为“宣化区检察院”,批准时间是2013年11月13日,承办人为该院两名公诉科检察官。同一天,邯郸县公安局出具了《释放通知书》。

有河北政法人士称,略显特殊的案件移交,依靠的是时任河北省委政法委主要领导的协调。彼时,担任该省政法委书记的是如今已落马的张越。

案件移交到宣化区之后,孙某某、杜某某先后彻底告别了刑事诉讼程序。

对于孙某某案,2014年4月15日,宣化区人民检察院作出不起诉决定,称经该院审查并退回补充侦查,认为邯郸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

前述政法人士透露,邯郸县公安局曾接到退回补充侦查提纲,但认为案件已指定宣化公安管辖,自己已无侦查权,故未补充侦查。

杜某某案则同样以“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为由,在当年5月5日被张家口市公安局宣化分局决定撤销案件。

异地法院未获管辖权就开庭审判原办案刑警

事情随后陡转:两名犯罪嫌疑人走出看守所的一个月后,此前侦办该案件的两名刑警刘延波、孙盟盟却失去了自由。

调查这两名刑警的,正是接手诈骗案的张家口政法系统。2013年12月5日、6日,张家口市桥东区检察院先后对二人指定居所监视居住,2014年3月27日,该院向桥东区法院指控称,刘延波涉嫌滥用职权罪,孙盟盟涉嫌滥用职权罪、挪用公款罪。

二人被指控滥用职权罪的原因之一,系检方认定邯郸警方对孙某某、杜某某案无管辖权,且在侦查期间未按照《河北省公安厅关于正确使用执法办案系统的要求》将案件网上流转。

辩护律师认为,邯郸县公安局有权管辖前述诈骗案,“给杜某某、孙某某转账的时候,赵姓商人之妻分3笔通过中间人将500万元打给了杜某某,其中,有350万是通过位于邯郸县的银行转账的,所以在邯郸县公安局报了案”。

记者查阅有关判决,证实了转账地点的说法。

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2011年5月实施的《关于办理流动性、团伙性、跨区域性犯罪案件有关问题的意见》规定,这三类犯罪案件由犯罪地的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人民法院管辖,犯罪地包括犯罪行为发生地和犯罪结果发生地,而“犯罪结果发生地”又包括被害人向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指定的账户转账或存款的地方。

在涉案刑警的辩护律师看来,存在管辖权问题的,反而是桥东区法院和检察院。

“桥东区法院的审理是‘先上车、后买票’。”辩护律师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2014年7月4日,河北省高院才指定桥东区法院管辖刘延波、孙盟盟案,然而,桥东区法院已于当年3月27日受理该案并在当天决定对两人逮捕,案件也在5月中旬开庭审理了。

对于管辖权的问题,桥东区法院有关法官告诉中国青年报记者,接受采访需要正式程序。

2014年9月,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一审判决刘延波犯滥用职权罪、孙盟盟犯挪用公款罪,分别判刑3年零6个月、6年。

当年12月,张家口市中院在第一次二审中撤销了一审判决,裁定发回重审,理由是“原审法院审判程序违法”。

辩护律师称,首次开庭时,案卷中也无河北省检察院指定桥东区检察院管辖的决定书,“该决定书是桥东区检察院侦办本案的唯一合法依据,未附卷显然不合逻辑”。律师上午开庭时要求公诉人出示该决定书,公诉人下午出示,并称来源于张家口市检察院的初查卷。

事实上,2013年10月22日,在河北省公安、法院、检察院指定宣化区有关政法部门管辖杜某某、孙某某诈骗案的一周之前,张家口市检察院就已与邯郸刑警的未来产生交集。该院反渎局收到了河北省检察院反渎局指挥中心的明传电报,内容为杜某某的代理律师向河北省委政法委递交的“关于邯郸县公安局违法办案的反映材料”。

刘延波的家属告诉记者,庭审时,刘延波当庭多次称曾被告知案件是由张越协调的。

张家口市中院就刑警案两次发回重审

2015年9月,张家口市桥东区法院第二次一审判决刘延波犯滥用职权罪、孙盟盟犯挪用公款罪,分别判刑3年、5年。与上一次一审判决相比,此番罪名不变,但量刑更轻。

至于检方对孙盟盟涉嫌滥用职权罪的指控,桥东区法院再次不予支持。

中国青年报记者注意到,刘延波被认定滥用职权罪,与犯罪嫌疑人孙某某和赵姓商人签订的一份协议有关。

按照判决书的说法,在孙某某被监视居住期间,刘延波多次对其暗示、威胁,并带着赵姓商人的代表进入监视居住场所,与其商谈与案件无关的经济纠纷。2011年12月29日,孙与赵在监视居住地签订了协议,约定孙偿还公司1700万元、将18%股份无偿转让给赵姓商人等事项。

判决称,2012年1月19日,刘延波、孙盟盟等人带孙某某和赵姓商人前往海南,冻结了孙的490万元定期存单,孙某某当场将104万元汇入孙盟盟的个人账户,396万元则汇给了赵姓商人。两个月后,孙某某与赵姓商人办理了股权转让手续。

在判决书中,396万元与18%的股权成为刘延波滥用职权给孙某某造成的损失。孙、赵的协议,也被指系孙在公安人员在场、受胁迫的情况下为换取人身自由而签订的。

然而,2016年2月,张家口市中院二审认定,“刘延波是否给孙某某造成396万元以及18%股权损失方面”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再次裁定撤销判决、发回重审。

辩护律师称,目前,证明刘延波暗示、威胁孙某某及插手经济纠纷的证据,“仅有孙某某的口供,而孙属于诈骗案嫌疑人,与办案人刘延波是对立关系,且是孤证”。

对此,记者6月26日晚致电孙某某、杜某某试图核实情况,均无人接听。

在海南汇入孙盟盟个人银行账户的104万元,则成为他被指控挪用公款罪的导火索。按照判决的说法,后来,2012年2月至6月,孙盟盟将其中103万元多次购买理财产品,盈利10597.05元。

2012年11月,孙盟盟把104万元案款上交至邯郸县预算外资金管理局专户。判决称,孙盟盟担心其挪用公款的犯罪事实败露,2013年10月14日将理财盈利及存款利息上交。

“孙不具有挪用公款的主观故意,本金、利息一分钱都没使用,且案发前已全部上交。”孙盟盟的律师辩解说,104万元只是依据领导指令而由孙盟盟暂时保管,资金的多次操作则系银行工作人员在利用孙盟盟不懂理财、频繁操作以完成银行储蓄任务进行的。

对此,桥东区法院第二次一审时认为,孙盟盟在长达数月的时间里多次办理申购、赎回理财业务,获利动机明显;他将上述款项用于理财,并没向直接领导汇报;当得知有人举报后,其仅将本金上交,理财收益及利息直到检察院初查时才在领导敦促下上交。

今年5月,桥东区法院已对两刑警案进行第三次一审,尚未宣判。6月26日,二人获取保候审。

在辩护律师看来,最初的杜某某、孙某某诈骗案不能不了了之,“孙某某在讯问笔录中承认将500万用于送礼、请客等高消费,运作国企项目。若所言是真,涉嫌行贿;如是假,涉嫌诈骗”,“赵姓商人的巨额资金,又由谁来追回?”

本报邯郸6月26日电

汉口一小区大门口高调挂横幅傍状元 引发热议

本报讯(记者耿珊珊)全省高考状元出炉,武汉二中曹洁怡以652分成为文科状元。昨日,汉口一小区高调在大门口悬挂横幅称该小区是状元的摇篮。该图片被网友发到网上后,引发热议。

长江日报记者来到三阳金城小区,高挂的祝贺条幅红艳艳。横幅第一行写着“某某小区,状元的摇篮,学子的福祉”,第二行则写着“热烈祝贺曹洁怡同学荣登省文科状元。”

小区物业公司负责人方经理说,曹家就住在小区B栋,挂上祝贺横幅是应业主要求,配合当地业委会工作,让小区居民都“沾沾喜气”。作出这一举动,物业公司并未征求曹家同意。并说,具体事宜可询问小区业委会聂主任。

记者拨通聂主任电话,她说,知道此事,但并未组织发布祝贺横幅,当时是听与曹家熟悉业主建议,希望沾沾状元的喜气,祝贺一事确实也没征求曹家意见。

状元真住该小区?方经理及聂主任,都称曹家在该小区B栋。但长江日报记者联系到曹洁怡,她回应说, 昨一大早就在网上看到这张图,当时惊呆了,父母也不知道这是谁干的。她说,自己并未住在这个小区,父母也未在此买过房,有时去该小区某教育机构补课,才偶尔进出小区。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事情。

昨日,获知此事,长江日报公益律师团成员、北京盈科(武汉)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吴良涛说:“沾喜气一定要慎重。”他解释,该小区物业公司的行为属典型的虚假宣传,且侵犯了曹洁怡的姓名权,小区物业理应停止侵害,赔偿损失。

参考消息:外媒报道乌坎村主任“贪腐”属实

  以乌坎村“精神领袖”自居的林祖恋试图复制5年前的做法——发动村民大规模集会并召集大量媒体进村,不过这次的复制显然未能成功。“因为他的确贪污受贿,被自己打败了,”一名林祖恋的“发小”直言不讳地说,“林祖恋变了质,他辜负了我们大家的希望。”

  5年前因为一场村委会选举引发强烈风波的中国南方的广东汕尾陆丰市乌坎村,最近又曝出当年村民一人一票选出的村主任林祖恋涉嫌受贿而再次引发关注。虽然有些媒体刻意把林祖恋的被羁押描绘成中国政府对民主的践踏,但冷酷的事实没有往这个想象的方向去发展。汕尾检察机关称,早在3个月前,就有人实名举报林祖恋涉嫌贪腐,并且提供了诸多线索。

  “有关部门做了初查,居然发现全部属实。这令我们大为惊讶。”中共汕尾市纪委的一名官员说,凡是林祖恋经手的乌坎村民生项目,他全部雁过拔毛,一般都要拿项目总金额百分之三以上的回扣,最高的达两成。“林祖恋是典型的蝇贪!”

  蝇贪这个新词,是中共十八大以来习近平主席主导的“打虎拍蝇”雷霆反腐的一部分。打虎是针对高级官员,而拍蝇则针对林祖恋这样的基层干部。“苍蝇的贪腐数额可能不如大老虎,但老百姓耳闻目睹,成天嗡嗡地,反响强烈!”广东省委党校常务副校长杨汉卿表示,拍蝇的社会效应不亚于打虎,老百姓非常拥护。

  从2014年开始,广东省开展了包括治理村官腐败在内的基层三项治理行动。未经证实的消息称,有多达1000名村干部被查处。不幸的是,林祖恋成为其中一分子。“林祖恋感觉自己正在被调查,就导演了悲情剧,试图挟持村民和舆论,从而让政府有所忌惮,不敢动他。”负责村官治理等基层三项治理工作的中共汕尾市政法委一名官员说,不过这次他演了一出狗血剧。

  而在林祖恋被调查的四天后,汕尾地方网站出现了一篇自称当年受林祖恋培养的乌坎人发的帖子,文中称林祖恋从学校塑胶跑道项目中拿回扣,“绝不是什么清官”,并呼吁官方进行调查。而调查的结果再次令人难受:属实。“网民举报的这个线索我们事先没有掌握。”汕尾的检察人员说。

  “他的确有口才,有水平,动员能力强,但是人也是会变的。林祖恋大权在握后,变化太大了!今天的林祖恋早已经不是当年的林祖恋!”举报的村民这样写道。多数学者认为,林祖恋是否贪腐已经不是问题,关键是要探究乌坎村为何两任村官先后栽倒的深层次原因,从制度上解决中国基层官员的权力进笼子的问题。(稿源:参考消息)

云南丽江4名“城管”酒后“执法”打人被开除

近日网爆丽江4名“城管”以“执法”为由,在酒后殴打一名推行电动车的男子。记者了解到,4名涉事人员均为大研古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聘用人员(合同工),事发后已被公司开除。

5月4日下午下班后,大研古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景区巡逻大队队员龚文彬、和金平、肖昊、胡涛4人,邀约一起去丽江古城“忆丽江”餐吧吃饭。饭后4人回家途中,发现中年男子田某某推行电动车进入古城。2014年开始,丽江古城禁止行人骑行电动车,4人就去制止,田某某执意要通过。肖昊拨出电动车的钥匙,田某某情绪激动将电动车推向肖昊,双方发生冲突。拉扯过程中,龚文彬动手打了田某某鼻梁骨一拳。

田某某向古城派出所报警,民警到现场后,把受伤的田某某送至市医院,经医院诊断为鼻梁骨骨折、软组织挫伤。

事发后,古城管理所执法队长等人去医院看望慰问田某某并赔礼道歉,提出了预支医药费的建议,遭田某某拒绝。龚文彬等4人也到医院进行道歉,提出垫付医药费遭拒。5月16日中午,当事双方在古城派出所会议室进行了协商,因田某某提出索赔20万元,调解失败。6月8日,大研司法所对双方进行人民调解,田某某坚持索赔20万元,双方就赔偿金额问题未达成一致意见,调解失败。

6月15日,古城公安分局对4名当事人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4人均被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800元。6月16日,大研古城管理服务有限公司根据相关规定,决定开除4人,依法终止用工合同。(春城晚报 王法 木晓雯)

外媒:中俄海军将在9月联演 参演军舰将超8艘

外媒:中俄海军将在9月联演 参演军舰将超8艘

外媒:中俄海军将在9月联演 参演军舰将超8艘

外媒:中俄海军将在9月联演 参演军舰将超8艘

外媒:中俄海军将在9月联演 参演军舰将超8艘

  【环球网军事6月27日报道】据俄罗斯卫星网圣彼得堡6月25日电 俄罗斯海军作战训练局局长维克托·科切马佐夫海军少将向俄新社表示,俄中“海上联合-2016”演习将于9月举行,太平洋舰队将参加此次演习。

  科切马佐夫表示,与中国海军的联合演习将于9月举行,俄方将有至少4艘舰艇参加演习,中国海军的舰艇会更多。

  他还表示,7月4-8日中国海军代表团将赴圣彼得堡访问,就演习计划和力量组成磋商。